Tayeb Salih (1929-2009)

20世纪最出色的苏丹小说家之一

北迁季节

我想用武力夺回我应得的生命分额,我想要慷慨奉献,我想要爱从心里流出来,成熟并结出果实。那么多的景色应当参观,那么多的果实应被摘下,那么多的书需要阅读,一只大胆的手将鲜活的句子写在生命手稿的白色书页上。

《北迁季节》是一本经典的后殖民小说,小说的主要关注点是英国殖民主义和欧洲现代性对非洲农村社会的影响,特别是苏丹文化。他的小说反映了现代苏丹的冲突并描绘了欧洲殖民主义的残酷历史和当代苏丹社会的现实。总部位于大马士革的阿拉伯文学院将其命名为二十世纪阿拉伯语最佳小说之一。 同样,它被认为是后殖民叙事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侧重于东西方之间的相遇。

它是一个无名叙述者讲给未经指定的观众有关一位“旅行者”,一位留学回国的非洲人呢故事。在20世纪50年代,叙述者在完成他的主题是“一个不知名英国诗人的一生”的phd论文后回到他的苏丹村庄Wad Hamid。穆斯塔法·萨伊德是这部小说的主角,他是英殖民主义的孩子,也是殖民教育的结晶。他也是他那个时代的怪物。
这位不知名叙述者渴望为他的国家的新生活做出贡献。在他到家的时候,叙述者遇到了一位名叫穆斯塔法·赛义德的新村民,他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赞美他的成就,而自然表现出一种对立的冷漠。在一个醉酒之夜,穆斯塔法背叛了他的过去,用英语流利地朗诵诗歌,让叙述者下定决心去挖掘陌生人的身份。讲述者后来问穆斯塔法的过去,穆斯塔法告诉叙述者他的故事很多,经常说“我不是奥赛罗,奥赛罗是谎言”,以及“我是个谎言”。
讲述者对穆斯塔法着迷,并得知穆斯塔法也曾是一名在西方接受教育的学生,但他与西方身份和亲戚之间存在着暴力、仇恨和复杂的关系。穆斯塔法过去在欧洲的困境,特别是他与英国女性的爱情故事,构成了小说的中心。穆斯塔法通过吸引他们的东方主义幻想来吸引女性。所有的关系都以悲剧告终。其中三名妇女自杀,第四名是穆斯塔法的妻子,被他谋杀。他因谋杀罪受审,并在英国监狱服刑。
在戏剧性的现场,穆斯塔法淹死在尼罗河,他的遗孀Hosna被迫再婚。她拒绝,因为她不想再跟他人结婚。她试图向叙述者——穆斯塔法遗嘱中他已被任命为其儿子监护人——提出上诉。叙述者确实试图阻止这桩婚事,但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喀土穆度过,因此没有太大影响。Hosna违背她的意愿与Wad Rayyes结婚,当他试图强行完婚时,她杀死了他然后自杀。然后两人都在没有葬礼的情况下草草埋葬。
穆斯塔法在英格兰过去的生活以及对他周围村庄的影响,都对叙述者造成了影响,他被驱赶到了理智的边缘。在最后一章中,叙述者漂浮在尼罗河之间,生死攸关,并决定摆脱挥之不去的穆斯塔法,并凭借自己的意志成为一个自由的个体。在尼罗河中间,他喊道,“救命!救命!” 这部小说以哭泣结束,不清楚他的决定是否为时已晚,是否正确,以及他,其他人和国家本身是否会得到所需的帮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