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gif Samadoghlu (1939-2015)

作为诗人成长于60年代的苏联阿塞拜疆,他的父亲Samad Vurgun是阿塞拜疆民族诗人。
“只有拿起笔时,我才发现我是个奴隶。”他说。

你可以在同一天
逮捕我并判我有罪。
就在同一天
你可将我抵在墙上。
但是,你得朝我射击,一千年
抑或十万年。
你得朝我开枪
日复一日,
月复一月,
年复一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