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本.白图泰Ibn Battuta (1304-1369)

学者、旅行家,全世界最伟大的旅行家之一,30多年步履从西非到中国,最后集结成游记。

伊本白图泰游记

旅途中,每到一处留宿,可敦①都受到了款待。马、牛、羊和杜基米、加米兹、牛奶、羊奶应有尽有。在这个国度里旅行是令人心情愉快的。每过一地,该地的埃米尔便率领士兵拜见可敦,并一直护送她到他的村邑边界。这倒不是担心可敦的安全,面是出于对她的尊敬。在这个国度旅行是万无一失的。
之后,我们又来到一个叫巴巴赛勒图格的城市。“巴巴”在柏柏尔语中是“公正”的意思。只是他们对“巴”字都用了重读。 传说赛勒图格是个算命先生。但关于他的传说宗教法律都不予承认。此地是突厥人的最后一座城市。从此城到罗姆人的第一座边境城市要走十八天的路程,沿途都是荒无人烟的旷野,其中有八天的路经沿途滴水皆无。当地用水都是用车拉水壶或水袋运送。好在我们是在冷天进入这地区的,不需要很多的水。突既人身边经常放着奶袋,用牛奶泡已经炒熟的“杜基米”吃,所以他们不觉得渴。
我们在巴巴赛勒图格做越过荒野的准备。我还需要增加几匹马,我去找可敦并把此事告诉她。当时,我每天早晚都去给她请安。每次收到礼品后,她总要送给我两三匹马和几头羊。她给我马时我不宰。我让随从,仆人同我们的突厥朋友在一起吃饭。 这样,我就蓄养下了五十来匹马。可敦又下令给我十五匹马,而且命令副官罗姆人萨为我挑选身肥体壮的马匹,她说:”别担心,你还需要马时我们再给你。”
11月15日,我们进进入了荒野。从我们辞别素丹到进人荒野,整整走了二十九天,停歇了五次。我们在这片荒野里顺利地度过了十八天。感谢真主,一路上万事称心如意。
越过荒野,抵达了罗姆国的第一座边城麦赫图利堡。罗姆人已听说可敦回国省亲的消息。因此,当我们抵达时,罗姆的埃米尔率大队人马以盛大的仪式隆重地予以接待。可敦的助产士从君士坦丁堡她父王那儿赶来。
从麦赫图利堡到君士坦丁堡行程二十八天,其中走到海湾费时二十二天,从海湾到君土坦丁堡需时六天,由于山路崎岖,无法乘车,便把马车留在那里,只能骑马或以骤子代步。埃米尔带来许多骤子,可敦给我送过来六匹,并顿咐该堡长官照顾好我的那些留下来的朋友、随从以及车辆和辎重等物品。长官便下令为他们安排好住房。司令则率领前来护送的兵士返回乌兹别克。可敦只留下她自己的人员随她赶路。她在高昂的宣礼声中,离开了麦赫图利堡的清真寺。
人们在招待她时献上了美酒,她喝了。她的随从告诉我说.献上的猪肉,她也吃了。她的随行人员中只剩下少数突厥人还同我们一块礼拜,其他人都不做礼拜了。我们来到了异教徒的国度,人们的内心世界都发生了变化。但可敦仍瞩咐埃米尔凯发利要尊重我。有一次。他因一个家奴嘲笑我们礼拜面将他打了一顿。
①拜占庭公主,嫁给了蒙古苏丹,此处作者与她同行前往君士坦丁堡。

瓦拉塔①的居民大多数是麦素法人。妇女靓丽出众,比男人地位高。这个民族的事很令人费解,也很奇怪。他们男人不吃醋,不嫉妒。孩子不入父亲的族谱,入舅舅家的家谱,儿子不能继承父亲的遗产,由外甥继承。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