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lal Al-e Ahmad (1923-1969)

伊朗著名小说家、哲学家、社会学家,伊朗共产党(Tudeh)重要人物,在1962年出版了《西化瘟疫 (Gharbzadegi)》批判西方工业化经济和文明对伊朗社会及文化的影响,和马克思主义和Franz Fanon的理论有很大相似之处。他于45岁突发心肌梗死,这时正是亲西方的巴列维王朝权利巅峰期,他的遗孀和伊朗群众都相信他被巴列维的秘密警察SAVAK暗杀,导致他也具有了殉道者色彩。他的理论本身难称得上完善,但是极大影响了这时期马克思主义运动和后来的伊斯兰革命。

西化瘟疫:来自西方的瘟疫

在机器及其致命的攻击面前,我们没能保住自己的历史文化特性。换言之,我们彻底败了。面对这个当代怪物,我们不再能深思熟虑后采取立场。只要我们还没理解西方文明的真正本质、基础和哲学,仅仅从表面和形式上模仿西方(通过消费其机器),我们就会像一头披着狮子皮四处游荡的驴子。我们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即使发明机器的人现在疾呼着机器已在扼杀他自己,我们不仅依然没有否定我们披着的机械化外衣,而且为此自豪。两百年来,我们就像一只模仿鹧的乌鸦(我们总是认为西方是鹧而我们是乌鸦)。只要我们还是消费者,只要我们没有造出机器,我们就仍然在西化瘟疫下。而我们的困境是,一旦我们成为能制造机器的人,我们就会像西方一样,面对技术和机器失去控制而大声疾呼。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