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茨安•尤斯金诺维奇•塔比泽ტიციან ტაბიძე (1895-1937)

写于1936年

两条阿拉格维河

这是山洪淹没了山谷,
闪电照亮了山顶。
备受折磨的风声,还有山中的暴雨,
巴赫就在那样的音乐中醒来。
这里一切皆有可能,自戕——
这里并非是诗人空口辞令的辩论:
暴风雨中他听到了摇篮曲,
死亡也给予他希望。
这是毫无出路的死亡之剑
魔鬼手挽着虚幻的塔玛拉之手。
这是勇敢的童僧在踉跄前行,
他被雪豹之血溅污、沾满。
丧礼的渡鸦肆无忌惮地扑下来
飞到阿拉戈维的峡谷,它兴奋地蹲在那里。
这是两条阿拉格维河,一对相亲相爱的姊妹,——
白色的与黑色的阿拉格维河,——就像白天与黑夜,
它们就这样并排流过,只为了能一猛子
直接扎进库拉河的怀里,再瘫倒……

不是我在写诗,而是诗在一写我的故事

是的,就好比我们中那位曾遭遇不幸的小个子
从奥尔皮里岸边走出来的大人物。
像储存面包、肥油一样,他写下许多诗篇,
就像旅行出发时他随身携带的粮草给养。

他爱得死去活来的
是格鲁吉亚语的美妙和每一个格鲁吉亚的白天
他坚信这两样是一生最美好的东西
幸运的是,通向它们的路在他心里已筑起

不是我在写诗,而是诗在书写我的故事
同时我的一生也在陪伴它们。
诗是什么?用雪垒起来的、会死去的——行将就木的,
而这仍将活生生地被抛弃。这就是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