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西娅·吉巴尔Assia Djebar (1936-2015)

房间里的阿尔及尔女人

芭伊雅低声为安娜翻译,双手摩擦着胸部,这时法国女人突然什么都不再问,出神地望着她身边那些衰老的身体。女按摩者的手臂,她站在石板上,接着跪下,拦腰搂住一个女浴者,浴者的脸、肚子和乳房贴着石板,有浓密的浅红色头发,肩膀上流淌着散沫花汁的痕迹。
女按摩者的嘴唇微张,露出亮闪闪的金牙;长长的乳房垂下来,细小的血管贯穿整个乳房。过早苍老的农妇的脸,从天窗斜洒下来的光线,使它看上去像是东方女巫的面具。她戴着银质的挂坠,每当她的肩膀和干瘪的手臂从昏昏欲睡的女浴者的颈后滑到腰部,挂坠就发出撞击的声音。黝黑,宁静,有节奏地工作,按摩者似乎自己也在放松。停下来喘气的时候,缓缓地将一壶热水浇在古铜色的裸背上,然而,在她心底,却发出暗哑的叹息。
就这样,家庭主妇们渐渐充斥了整个浴室,孩子睡着了,婴儿们牙牙耳语,有两个女人躺在石板上,俯视其他浴者,重新随着节奏哎嗬起来,做出奇怪的姿势,像缓慢又平衡生长的树木,根茎一直延伸,汇入涓涓不息的水流,在灰色的石板上。

黄旭颍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