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沃克Alice Walker (1944-)

父亲的微笑之光

很少有人记得:某一个遥远的欧洲国家曾经颠覆过他们国家的君主政权。他们美丽的祖国曾经被外族占领,国王被砍头,女王被强暴。长达三百年,他们的国土被蹂躏,财富被掠尽。这一段时期,为了生存,人们似乎患了健忘症。几乎没人敢细细回想先辈们忍受的屈辱和恐怖:那些欧洲男人面无表情,肤色如脓,身上散发着陈烟叶味、苏特恩白葡萄酒味及酸臭奶酪味。就是这些人骑在先辈们头上作威作福。他们还枉费心机地抑制自己的淫欲。衣不遮体的卡利马萨人将性压抑的欧洲人个个气成了虐待狂。美丽的大自然依然我行我素。欧洲男人们身穿紧身毛衣,他们苍白的肤色和臃肿的体态、他们的黑斗篷及丑陋的帽子无不令青山绿水反感厌恶。卡利马萨人默默地忍受,好像在集体休眠。那是一次蒙受羞辱的休眠。后来,似乎一个周期结束了,他们又集体苏醒过来。他们反抗。他们反击。他们至少在名义上取得了独立。

周小英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