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in Behbahani (1927-2014)

伊朗当代著名诗人、散文家、活动家,现代波斯诗歌、伊朗知识分子和文人的象征,旁人称她为伊朗的母狮。她是伊朗作家协会主席,并于1999年和200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2010年3月初,由于官方禁令,她无法离开该国。当她正准备登上飞往巴黎的飞机时,警察拘留了她,并对她进行了“整晚”的审讯。她被释放了,但没有护照。她的英语翻译对拘留表示惊讶,因为Behbahani当时82岁,几乎失明。“我们都认为她不可碰触。”2014年她在德黑兰去世,享年87岁。

我们的泪水甜蜜,我们的笑声含毒。
我们悲伤时快活,快活时悲伤。
我们用血洗净一只手,另一只手把血洗掉。
当我们嘲笑这两种行为徒劳无益时,我们哭了。
八年过去了,我们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
我们就像孩子一样,不懂任何帐户或会计。
我们把每根茎都折断了,就像花园里的狂风。
我们已经把藤蔓的烛台摘干净了。
如果我们找到一棵树,依然屹立着,不屈不挠,
我们砍了它的枝,挖了它的根。
我们渴望一场战争,它带来苦难,
如今,我们忏悔并祈求和平。
我们从尸体上割掉翅膀和头颅,
现在,我们正在思考如何治愈,我们正忙着嫁接。
它会复活吗,它会飞翔吗,
我们的头颅,我们缝的翅膀?

我要重建你,我的祖国!
即使砖块是用我的骨灰做的。
我要支撑你的屋顶,
即使柱子是用我的骨头做的。
我会闻到你追随者的气息,
选择你年轻时喜欢的香水。
我要洗净你脸上的血,
我的眼睛上滚下奔流。
很快就会有一天,
黑暗从这座房子里褪去,
我要画我的诗,
用你天空的蓝。

دوباره می‌سازمت وطن!
اگر چه با خشت جان خویش
ستون به سقف تو می زنم،
اگر چه با استخوان خویش.
دوباره می بویم از تو گُل،
به میل نسل جوان تو
دوباره می شویم از تو خون،
به سیل اشک روان خویش.

دوباره ، یک روز آشنا،
سیاهی از خانه میرود
به شعر خود رنگ می زنم،
ز آبی آسمان خویش

星星已合上双眼,来吧。
光明之酒漫过黑夜的血管,来吧。
我伏在夜的膝上,倾注泪水滂沱,
来吧,暮色盛放,晨曦绽开。
在我脑海的天空中你的记忆蚀刻金线
好似流星,来吧。
我在黑夜里坐了太久来讲述我的惨剧,
以至于夜晚和我都因悲伤而面色苍白,来吧。
假若你只愿在我离世时看我一眼,
你可知正是时候,来吧。
我听到任何脚步声都觉得那是你,
随着每一声搏动,我的心从胸膛里蹦出,来吧。
天空中满是葡萄一样的星星的时候,你没有来,
现在黎明已经一个接一个地采摘了它们,来吧。
你是西敏心碎的希冀
落下我悲剧的帷幕,来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