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斯·布鲁特斯Dennis Brutus (1924-2009)

本诗写于种族隔离期间,作者参加反对种族隔离运动,被软禁在家中,后被判处苦役一年半

寒冷

冷而粘的水门汀,
吮吸着我们的光脚;
迷糊糊的黄灯泡,
在潮湿的灰墙上照着;

三点钟的露水
 浸透残梗上的秋叶——
叶的边上亮得发黑;

我们坐在混凝土上,
没有糖的面浆,
我们用手指
 往嘴里装;

于是出发;

于是排成行;

如果不把自己变得坚强,
就得接受自己的这副形象:
让听天由命的情绪
 把自己冻僵;

苍发的监狱头头,
这样发表议论:
“这类的事儿
 我没有时间过问;

他们比耗子还糟,
最好把他们统统枪毙掉。”

头顶上,
大片霜冻的星光闪烁,
南方十字星座
 在低开着花朵。

铁链
 套在我们脚上和腕上,
把我们联成双双——
 叮当,叮当,

 闪闪发光。

我们开始行进,
又重又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