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ututuvari (大津巴布韦遗址附近族群的一名长者)

出自Fontein的文章Silence, Destruction and Closure at Great Zimbabwe: Local Narratives of Desecration and Alienation

因此,恢复大津巴布韦连接人世居处与灵魂寓所的神性,仍然是一个尚未成功的挑战。对许多当地长者来说,不太可能成功填补大津巴布韦的沉默。“不可能的,它无法改变。”一位本地老人坚定地说。
阿兹维蒂,没可能,它不会改变了,它彻底毁掉了。它需要知心人而不是现在这群人,才能复活它。
穆祖鲁,我给你说,人们不想听真话(无论谁说),津巴布韦再也不会改变或是像过往那样了。无论谁说真话,他们都会说你没上过学所以你在撒谎,这个地方会变得越来越糟,就像一个人把他的屎扔进井里。
牛奶纯白无瑕,不过假如你看到苍蝇掉进去,就不会喝它。我们对津巴布韦所行就是如此。津巴布韦是牛奶,苍蝇掉了进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