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eed Nafisi (1895-1966)

西岸上的宣礼

在笼罩世界的寂静中,宣礼员舒缓低沉的宣礼声,他那满怀激情的歌吟,再也没有传入不幸的达尔班德人耳中,达尔班德再也享受不到东方土地上抚慰灵魂的魅力。这沁人心脾的旋律,这大自然的诗的律动,仿佛来自夜莺的啼吟,已经很长时间不在这不幸的城市的柔媚上空回荡。
已经八十年了,达尔班德不再为伊朗纳税;八十年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充满了忧伤。如果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有丢掉自己迷人的微笑,只是因为她依照自己东方的性情,不愿让自己的脸庞因忧伤的痕迹而布满悲伤。
…已经二十五年了,阿里伽里的耳朵都没有再听到过这宣礼声,二十五年来,为了等待这宣礼声,他将死亡从今天推到明天。
这天,太阳西沉时分,高级毛拉的歌吟从大汗清真寺宣礼楼的上空升起:真主至大,真主至大… 见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

穆宏燕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