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fa‘ah al-Tahttawi (1801-1873)

埃及学者,1826-1831年旅居巴黎

在那些值得赞美的特点中,与贝都因人非常相似的是,他们不喜欢爱慕男青年或在诗歌中赞美他们,对他们而言这是不可提及且有违天性道德的事情。在他们的语言和诗歌中不允爱情诗歌中有褒扬同性之爱的句子出现。因此,在法语中,一个男人不能说他爱上了一个男青年,因为这是个是个不受欢迎且糟糕的措辞。因此每当他们翻译一本我们的书过去时,总要替换成:我爱了一个女人/我爱了一个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