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u al-Baqa’ al-Rundi (d.1285)

痛失塞维利亚*的哀歌 (1267)

*Seville,安达鲁西亚(穆斯林统治的西班牙南部)的经济文化中心,在reconquista中被西班牙基督徒围剿,最终穆斯林失守

万物登峰后都会衰落,因此请别让人被世俗之乐蛊惑

如你所见,世道万变:那在一刻快乐的人,必将被其他所伤

且这命运对谁都从不怜悯,任何条件都无法挽留

命运能把每一层盔甲一举摧毁,那连利剑*1与长矛都不可伤及分毫

它允许每把剑出鞘只为击败它们,像对Ibn Dhi Yazan*2与他那如剑鞘的城堡般

昔日的也门国王今在何处?他那镶嵌着珠宝的王官,今在何处?

Shaddad在Iram*3的城堡今在何处?萨珊的波斯帝国今在何处?

那曾现世的金色Qur’an*4今在何处?’Ad与Shaddad与Qahtan*5都在何处?

世道裁决下,他们纷纷退场,仿佛从未存在过

那些王国与国王们,好似大梦一场

命运阻碍了大流士*6和杀了他的人*7,而让库思老*8逃难四方

那仿若没有原因能缓和这痛苦,那仿若所罗门也从未统治过天下

命运带来的不公各有千秋,时代造就了喜悦也造就了伤悲

意外之喜让命运令人欣慰,可如今发生在伊斯兰上的惨状毫无欣慰可言

(伊比利亚)半岛已被不可容忍之举所占领,那简直要让Uhud*9崩塌,让Thahlan*10碎裂

邪眼*11已经侵袭了半岛的伊斯兰,因此这里将一再衰败,直到每一寸地都不再虔信

所以请问问Valencia,Murcia国如何了?何处是Jativa和Jaan*12?

科尔多巴*13在何处?那科学之乡,曾一度充满高超的学者?

塞维利亚在何处?那享乐之地,有着汹涌高涨的甜蜜河流?

这些城是这片土地的栋梁,可这梁柱已塌,土地也无法忍受!

纯白的小净喷泉在悲泣,仿佛有情人因恋人逝去而哭号

在那伊斯兰已不在的居所,曾一度空荡,现在又被异教徒霸占

清真寺都已成为了基督教堂,只能找到铜钟和十字

连固体的壁龛都在悲泣,连木制的讲道坛都在悲泣!

啊,你们这些对命运警告不加注意的人们啊:即使你们已沉睡,命运时刻醒着!

那些因祖国的滋养而昂首向前的人们啊,在痛失塞维利亚后,还有谁会沉溺于祖国的幻梦?

这悲剧让其之前所有厄运都黯然失色,它将再也不被遗忘,直至永恒

啊,你们这些骑着纯种骏马仿佛赛马场中的雄鹰的人们啊

这些带着印度利剑仿佛尘云黑暗中的火焰的人们啊

这些在海那边过着奢华生活的人们啊,这些还享受着祖国的强盛力量的人们啊

你们听闻关于安达鲁西亚的人们了吗?你们从牧民那里听闻了吗?

曾多少次,弱者在被杀被俘获而无人行动时向我们求助?

你怎能为了自己利益而切段伊斯兰的纽带,当你,啊崇拜真主之人,是我们的兄弟?

还有谁具有崇高志向的英雄之魂?还有谁为捍卫正义而伸出援手?

啊,谁会补偿那一度强盛的人们如今因邪道和暴政所受的屈辱

昨日他们还是自家的君主,今天他们已被异教徒俘而为奴!

所以,你怎愿看着他们迷茫失智,身着不同颜色的屈辱

你怎愿听着他们被贩卖时的啜泣,那会让你心中恐惧,一阵悲哭

啊,多少母亲和孩子被迫分离,好似身体和灵魂被从彼此斩断

还有多少似初升骄阳般美丽的少女,仿佛还带着红宝石和珍珠

却要被可憎的野蛮人逆其意志地占有,她眼中盈满眼泪,心中惊恐万分

任何人心都会为这般景象而伤悲,只要那心中还存在一点对伊斯兰的信仰!

*1 Mashrifi是大马士革刀的一种,锋利的长直剑

*2 Saif Ibn Dhi Yazan是伊斯兰教前的也门国王,在伊斯兰征服中被击败

*3 出自Qur’an的故事,Shaddad是伊斯兰教前阿拉伯半岛南部Hadharamaut国的国王,在首都Iram建了许多有巨大石柱的建筑

*4 Qur’an 28:76

*5 ‘Ad是Shaddad所属的在阿拉伯半岛南部的部落名,Qahtan也是在阿拉伯半岛南部的部落,都是Qu’ran中所指的最早的纯血阿拉伯人

*6 Darius,伊朗(波斯)Achaemenid王朝国王

*7 指马其顿的亚历山大

*8 Khosrow II,伊朗(波斯)Sasanian王朝末代国王,伊斯兰征服中被打败后不得不逃难

*9 Uhud是Medinah附近的一座山,Thahlan是Mecca附近的一座山

*11 穆斯林相信的邪恶力量

*12 都是安达鲁西亚的城邦名

*13 Cordoba是安达鲁西亚经济文化中心,有丰富的科学哲学文学诞生

Abu al-Baqa’ al-Rundi (d.1285) 是一位生平记载很少的安达鲁西亚诗人。虽然塞维利亚的沦陷(1238年)是这首诗的主题,诗实际上写于1267年Nasrid王朝统治者Muhammad ibn al-Ahmar投降了几座城市后,希望能获得北非的穆斯林的军事援助。

最终穆斯林失守了安达鲁西亚的所有城市,一度科学哲学文学繁荣昌盛、不同宗教民族和睦相处的安达鲁西亚被彻底改变,安达鲁西亚的丧失也从此成为了阿拉伯古典文学中的仅次于被逐出伊甸园的“天真丧失”主题。在现代另一个事件并列这两个成为了文学中“天真丧失”,便是被逐出巴勒斯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