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

脚夫与三个姑娘的故事

姑娘行至一家水果店前站住,从那里买了些沙姆苹果、土耳其榅桲、阿曼蜜桃、阿勒颇茉莉花、大马士革栗子、尼罗河青瓜、埃及柠檬、汉那椰枣,还挑了数支白头翁、紫罗兰,一一放在脚夫的篮筐里。
姑娘微微一笑,带着脚夫来到一家香水店前,在那里买了玫瑰露、桂花油、茉莉香等十多种香水,还买了麝香、乳香、沉香和龙涎香精制成的喷洒香精,挑了一把亚历山大产的大蜡烛,一一放在篮筐里。

第十四夜

公主拿起一把刻有希伯来文的刀子,用力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然后在圈里写了些名字和咒语,口中念念有词。
一个时辰过后,宫中变得一片黑暗,致使我认为天塌了下来,只见一副最丑陋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原来那是个魔怪:手像梳子齿,脚像船的桅杆,两眼像两柄炽烈燃烧的火炬。我们害怕极了。
公主说:“你是个不受欢迎的魔怪!”
那个面目狰狞的魔怪说:“你这个叛贼,你怎么背弃了约言?我们不是有约在先,互不侵犯吗?”
公主反问:“你何时遵守过约言?”
“那你就等着瞧!”魔怪威胁道。
顷刻间,魔怪变成一头雄狮,张开血盆似的大口,扑向公主。公主手疾眼快,拔下一根头发,念了几句咒语,头发立即化为一柄利剑,只见她手起剑落,雄狮的头与身子分了家。狮子的头即刻变成一只蝎子,公主则变成一条巨蛇,蝎子与蛇之间展开激战。片刻后,蝎子变成一只雕,巨蛇变成雄鹰,紧紧追赶着雕,空战持续了一个时辰。稍顷,雕变成一只黑猫,公主变成一只狼,猫与狼在宫中搏斗了一个时辰。猫自知斗不过狼,便摇身一变,变作一个大红石榴,跃入水池之中,狼猛蹿过去,一口将石榴衔起来,继而抛向空中,石榴籽儿跌落在宫殿各处的瓷砖地上,摔了个粉碎,散落在宫殿各个角落。那只狼顿时化作一只大公鸡,顷刻间将石榴籽啄了个精光,一粒未剩。仿佛万事由天安排,一粒石榴籽忽然滚到了喷泉旁边,只见那只公鸡边叫边抖动着翅膀,并且用嘴向我们示意,而我们却不明白公鸡在说什么。公鸡高叫一声,好像整个宫殿要塌下来一样。公鸡在宫中的地上转来转去,终于看到了滚落在喷泉旁边的那颗石榴籽,上去便啄,不料石榴籽滚入池水中。公鸡立即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条大鱼,跃入水中,紧追那颗漏网的石榴籽。
大鱼潜游一个时辰,突然传来一声高叫,我们周身为之颤抖。
片刻后,那魔怪再次出现,口眼喷火,七窍生烟,周身活像巨大火炬。公主顿时化为一片火海,我们担心自己被火烧死,都想跳入水中逃命。没过多大一会儿,便听魔怪在火海中大声狂叫起来。我们已经处于火战之中,魔怪忽然向我们脸上喷火;公主包抄过来,向魔鬼脸上喷火,魔鬼的火可以烧伤我们,而公主的火对我们无妨害。此时此刻,我仍是猴子外形,魔怪的火烧伤了我的一只眼睛。魔怪追上国王,用火烧伤了国王的下半脸,烧掉了国王的胡子、嘴和下牙。一个火星落在太监的前胸上,太监顿时活活被烧死。
我们自感非死不可,觉得难逃厄运,断绝了生的希望。正当我对生已完全绝望时,忽有一个勇士出现,口中念叨:
“真主至大!真主万能!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真主襄助我们!真主战胜那些背弃人类先知穆罕默德的人。”
那勇士不是别人,正是国王的女儿。只见公主用火将魔怪烧死,我们定睛一看,那魔鬼已经变成了一片灰烬。
公主走来,说:“给我取碗水来!”
我们递给她一碗永,公主对着水念了几句咒语,我们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之后,朝我身上洒了少许,同时说:“以正义和真主之名,恢复你自己的原形吧!”
我立即变成了人,和原来一样,只是坏了一只眼睛。
公主忽然大叫道:“父王,火,火……”
公主不住地喊救火,眼见黑火星落在她的胸前,继而蔓延到她的脸上。当火烧到她脸上时,她哭了,说道:“我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我们再看公主时,只见她已化为一堆灰烬,就在魔鬼变成的那堆灰烬旁边。我们为公主感到难过,我真希望替她一死。我真不希望看到她那副美丽的面孔化作一堆灰烬,我真不希望看到那位做了这么多善事的姑娘变成灰。然而这是真主的意愿,我们又能奈何!
国王见女儿被烧死,连连拔掉自己剩余的胡须、劈打面颊、撕扯衣服。我也学者国王的样子行事,我们都为公主的死而悲伤。

国王遇见少年

我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他,他感到惊奇。

我问及该城的情况,他说:“请你稍等!”

随后,他合上《古兰经》, 装入一个缎袋。

当我再度任细打量他时,见他眉清目秀,面似圆月,容光焕发,身村匀称,俊美无双,正如诗人描绘的那样:

夜下观看星空,

翩翩走来一位少年;

像是双子星座,但见两侧缀着珠边;

土星赐予他华发,黑痣使之大增容颜;

火星映红了他的面颊,双目炯炯似藏着利箭;

水星给他以智慧,小熊星为他抵御诬陷;

星相学家惊叹其美貌,

月亮向他施礼而亲吻地面。

伟大的安拉为青年穿上绝美的衣衫,并赐予他的面容无双洁美与盖世厚爱,有诗为证:

明眸散发着芳馨,纤细腰肢足以羞杀柳杨。

前额就像正午烈日,乌黑的头发闪着亮光。

面颊浮着红玫瑰,形状颇似那桃金娘。

樱桃小口玲珑可爱,皓齿就像朱门里的白玉床。

昂首挺胸姿美,脖似羚羊的颈长。

行走轻健步匀,如同微风款款徜徉。

话音甜润温柔,名门出身从不见张扬。

原来麝香借了他的芳馨,龙涎香也难比他之菲芳。

艳阳下淡淡阴影中乘凉,情侣的心多么欢畅!

日落时借他之光,万物亦显亮堂。

李唯中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