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o of Alexandria (20BCE-50CE)

斐洛‧尤迪厄斯(Philon Judeaus)亦称亚历山大里亚的斐洛(约公元前25年~40年或45年),是生于亚历山大城的犹太哲学家和政治家。斐洛第一个尝试将宗教信仰与哲学理性相结合,故在哲学史和宗教史上有独特地位,更被视为希腊化时期犹太教哲学的代表人物和基督教神学的先驱。他的哲学对犹太教和及后的基督教发展有极深远影响。

我们每个人的理智能理解别的东西,但却不能理解自己,就好比眼睛能看到别的东西,但不能看见自己。

丝毫不起誓是最好的做法,对生活最为有益,非常适合于受过教育的理性之人。他知道只要任何时候都完全说真话,他的话就可看作起誓;真正的起誓,如人们所说,只是“次优之旅”,因为人若起誓,仅凭这一点,他的可靠性就投上了怀疑的阴影。所以,他当稍稍滞后,略略拖延,指望通过不断地延缓,能完全避免起誓。即使情势所迫,不得不起誓,他也必须非常仔细地考思起誓所涉及的一切可能性,因为这绝不是一件小事,尽管习惯会使起誓变得无足轻重。一个誓言就是一次向神的诉求, 求他见证所争论的问题:假如求他见证一个谎言,那当然是最大的亵读。我恳求你,请你在理性的帮助下看看打算发假誓者的心灵。你会看到这样的心灵不是宁静平和的,而是充满骚动、混乱,苦于被人指控和遗责,遭受各种侮辱和责骂。每个灵魂都有一个监管者作它的挚友和密友,他的职责就是不让任何可谴责的东西进入,他的本性是永远憎恨邪恶、热爱美德,既是灵魂的指控者,也是它的审判者。他一旦被激发,成为指控者,就指责、控告,使灵魂蒙羞,同时又作为审判者,教导、告诚、劝勉它改变方法。如果他有力量说服它,就喜乐,讲和;如果不能,就战斗到底,绝不会在白天或晚上丢下它不管,而是不断地用荆棘和致命伤口刺激它,直到扯断它可悲而不幸生活的丝线为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