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l al-Sharif (1979-)

沙特阿拉伯女权运动家,在2011年反抗沙特对女性开车的禁令而发起了女性开车运动,带领一群沙特女性将自己开车的视频发在网上,被强行捕入狱,出狱后她持续投身于批判沙特政府、为沙特的女性、移民工人和无罪囚犯进行维权的运动,被时代周刊2012年评选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她于1979年出生于麦加圣地郊区的一个贫困传统家庭,从小被她自己形容为“极端虔诚”,好强的利比亚裔母亲坚持让她和兄弟姐妹接受教育,她在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学位后为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工作,是极少数的高级职员女性之一,却不得不开始质疑沙特阿拉伯的政治结构、宗教文化和社会问题。Daring to Drive是她于2017年出版的回忆录,用极高的叙事技巧讲述了她的经历。这本书是用英语写作的(也被翻译进了德语、阿拉伯语、土耳其语、丹麦语并大获成功),意味着会拥有大量来自欧美的读者,但毫不迎合主流媒体对阿拉伯人的刻板化,塑造了从软弱到反抗不同态度的多样女性形象,展现出强权统治下的社会中的问题并努力探索其复杂原因。她的反抗被纽约时报看作是广义阿拉伯之春的一部分,也激励了众多阿拉伯国家的年轻人。

Daring to Drive: a Saudi Woman’s Awakening, Manal al-Sharif
《竟敢开车:一个沙特女性的觉醒》

我能看见蟑螂在到处爬。在监狱外面的世界,让我看见一只蟑螂,我得用漂白剂,消毒剂,无论是什么,杀了它们再处理干净它们碰过的每一处。我就是这么讨厌蟑螂。而且,蟑螂往往看见人类就躲远远的了:只要你一打开灯,它们便飞奔到阴暗角落去。但在这里,它们到处爬着,毫不在乎灯光,在每件东西上,在每件东西下。就当我在和Nuwayer(狱友的名字)说话时,我感觉到它们在我的头顶上爬,想要钻进我的黑袍的褶边里。我不断把它们打掉,尖声叫着,“蟑螂!啊,蟑螂!”而Nuwayer那么温柔、那么冷静地告诉我,我会习惯它们的。
Nuwayer让我脱下我的黑袍,但是我坚持穿着它们。我想要离开,不是在今天晚上就是在明天。但是首先我必须睡觉。我肯定基本上是晕倒在她床上了。四周那么吵闹:那些女人,那些孩子,那些啼哭着的新生儿,蟑螂在地上咔咔咔爬行的声音,围墙,塑料。但我入睡了。并不是平静地。那就像是你好像在海中游泳已久,当一天结束后你躺下来,只能再次感受到海浪的颠簸起伏。当我睡着时,我感觉我的一天重新来过一遍:痛苦,惊恐,毫无尊严。我梦见我在一群冷漠无情的男人面前哭泣。我梦见一个姑娘用带着粗糙手套的手检查我全身,检查我身体里。在我的梦中,我想要推开这些想法。我努力去想我的儿子。我努力去想我的妹妹在电话上告诉我他很安全,他爸爸来接走他了。
很明显,我不需要打任何一个家人的电话去告诉他们我在哪里。报纸,新闻,广播,网络,全都已经告诉他们了。当我入睡的时候,全沙特阿拉伯都知道了,Manal al-Sharif,那个违法开车的女人,在监狱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