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n Hazm (994-1064)

10世纪阿拉伯教法学家,诗人,哲学家

有个人告诉了我的朋友一个故事:秘书Ibn Quzman被Aslam迷住了。对方是宰相的弟弟,英俊潇洒——太过美丽以至于Quzman害了相思,不得不卧床在家,他的爱也最终带来了死亡。Aslam听说他的病甚为忧心,常常拜访对方,但一点儿也不知道这病是因何而起,直到Quzman因为悲伤过度而去世。这时有个人告诉Aslam他真正的死因,Aslam悲痛无比,责问道,“为什么你之前不告诉我?”
对方说,“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他说:“真主发誓,如果我知道,我一刻也不会离开他,他也就不会死了!”

写给前男友的诗

对你我始终怀着永不褪色的爱
俗人的爱总是镜花水月
而我与你的友谊至纯至善,深藏我心里
那是我爱你的深刻烙印,历历在目,寓于纸笔
即使它深藏在我的精神之爱中,我也将挖它出来
我用双手撕碎这覆幂
我一无所愿除了你的深爱
没有什么可以代替你
设若我赢得了这爱,整个世界和所有人类
不过是尘埃以及虫豸

某人告诉我说:我问Abu Abudullah ibn al-Tubni大病的起因,彼时他已瘦骨嶙峋,他青春的貌美已然因病消逝再也不见,但他的面容依稀有迹可循从前的美。他这般好像他的灵魂随时可能飞走一样,他背都驼了,巨大的悲伤在他面颊上如此清晰。我们两个都是这样孤独,他对我说:“我给你说:当我站在我家门口,目睹Ali ibn Hammud打进科尔多瓦来,军队从四面八方涌进城。突然,我看见那军队中的一位美人:我从来不相信美能够具现,直到我碰见他。他压倒了我的理性,我的心魂都专注于他,我到处打听他从哪里来,后来我知道他的家乡离科尔多瓦非常遥远,也难以到达。从此我丢了所有再见他的希望,但终此一生,对他的爱片刻不减,直到它将我带进坟墓。”确实如此。因为我曾见过他,我也知道这个青年和他的名字,但我克制自己提起他,因为他也已经死了,他们已在神前再见,至高至圣的真主啊,愿他宽恕他们。
……
然后我去了他兄弟的家,询问他如何,表达了我对他兄弟去世的哀悼,他也不比我知道更多。过后我问他逝者的文学作品,我曾经拥有过它们直到那次洗劫①。他的兄弟告诉我,当他预感到死亡来临时,他已经快见到死神了,对自己的将死再无疑义,他将我寄给他的信和诗歌收集起来全撕了,嘱咐我把它们烧了。他说,“我对他说,亲爱的兄弟啊,留下来吧。”他说,“我已经撕了,尽管我知道我毁掉了伟大的文学作品,假如Abu Muhammad(他指的是我)在这里,我会还给他,作为我们爱情的回忆。但我不知道哪里是他的藏身之所,他活着还是死了。”他知道我的不幸,却不知我在哪儿,遭遇了什么。他印象里有我的一首挽歌,现引如下:
就算坟墓藏起了他,
在你死之后,我的爱欲怎能再瞒住
我怀着悲悼到你的房前
时间在我们之间流淌而过
我周遭都是空寂
所以我在他身前淌下了泪水
①作者与ibn al-Tabni曾是同窗和爱人,直到二人因这次洗劫而分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