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坎·甘迪Hakan Gunday (1976-)

无止境的逃离

最后来说说土耳其,它就好比一个得了贪食症的忧郁少女,每次照东方的那面镜子,都觉得自己肥胖过度,但照西方的那面镜子,就觉得自己瘦骨嶙峋。她不停地吃了二十年,都没有停下来喘口气,因此变得满身肥肉,后来又满心愧疚,便吐了二十年,直到喉咙都开始流血,于是她又开始吃。

那我们不就都是幸存者的孩子了吗?从战争中幸存,从地震中幸存,从饥荒、大屠杀、传染病、侵略、冲突和灾难中幸存……
我们是诈骗犯的孩子,是窃贼的孩子,是杀人犯、骗子、告密者、叛徒的孩子,是那些率先离开沉船、从别人手里抢走救生圈的人的孩子,那些人很清楚如何才能活着。他们会千方百计地活下去。
我们现在能活着,难道不该感激家族里曾大声说“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的祖先吗?或许这种事甚至都与邪恶无关。不过是天性使然……只是在我们看来有些不道德而已。但是,天性中是没有丑陋这种概念的,自然也不知美为何物。

我恨透了这个叫“希望”的自然灾害,正是它让这个世界上最绝望的孩子们怀有最大的美梦!

他说完就从我的世界消失了。那次电话结束之后,生活用腐烂的牙齿彻底咬断了将我们绑在一起的细线。我再也没有和菲拉特通过话,也没有去参军.. ….但偶尔几次,我真的冲人群大喊“库玛!”盼着有人能回应我一句“齐切克”。只可惜没人这么做。没有人对我的密码做出回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