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迪Saadi Shirazi (1210-1291)

13世纪波斯诗人

有个人心中爱慕一个王子,以至神魂颠倒,痛不欲生。他陷于这种感情,真如同身临绝境。这既不是可口的糕饼,也不是可以捕到手的猎物。

      既然你的黄金在朋友眼中不值一文,
      那黄金与黄土便没有什么区分。

人们都劝他打消这种非分之想。说有些人有时会异想天开,沉湎于这种痴情的。但此人却唉声叹气地说道:

请朋友们不要再来解劝,
我心目中充满对他的爱恋。
勇士克敌制胜凭坚强的手臂,
情人却把挚友置于死地。

如果只顾自身安危而放弃对挚友的爱,
那就不能算是钟情:

你想的只是个人的性命,
那岂能算作是钟情。
如果不能接近有情人,
那我情愿为爱情而献身。

就是敌人抽出钢刀射出利箭,
我也无可奈何,不能把初衷改变。
如若他伸出手来我便挽住他的手,
否则,我便殉情在他家门口。

我欢心于我存在,因为你让存在变得幸福
我深爱着这个世界,因为这世界深爱着你

我曾说过你到我这里时,我会把心里的悲哀都告诉你
但是我又能说什么呢,因为你到时所有的悲哀都会消失

萨迪痛失挚友

一次在去汉志的商队中,有一个贫穷的信徒与我们同行。一个阿拉伯国王赏给他一百金币,贴补家用。路上一伙强盗抢劫了商队,把钱财洗劫一空。商人们痛哭失声,大声喊叫,但也于事无补。
不论你大喊大叫还是痛哭流涕,
强盗劫走钱财决不会还你。
只有那个贫苦的信徒不动声色,安然如初。我问他:“你的钱没被抢走吗?”他答道:抢走了,但是我并不爱财如命,失去了钱就痛不欲生。
对任何人与物都不要过分迷恋,
以免-一旦失去,便苦不堪言。”
我对他说:“你这番话倒是与我的遭遇符合。年轻时,我有个好朋友。我们友情真挚深厚。我的眼睛看着他的颜面,就像信徒的眼睛凝视着圣地。和他在一起盘桓,成了我生命的源泉。

他长得如此俊秀,莫不是天仙,
世上人中怎找得到这样的翩翩少年?
凭友情发誓:除了他我不再对任何人倾心,
因为世上根本找不到他这样的人。”

      但是不幸他生命的脚步深陷于死亡的泥沼。他家上空笼罩着丧失亲人的愁云。我在他的坟上坐守多日,吟诗痛悼他的死亡。其中一首是:
      但愿当初,死神捉去的不是你,
      但愿命运的钢刀砍到我头上,让我死去。
那样,今天我就不会再看到没有你的人间,
我也就不会守在你的坟上凄惨孤单。
本应在你辞世长逝之前,
把玫瑰和长寿花放在你的榻边。
如今回转的苍穹摧残了你的容颜,
丛丛荆棘生长在你的坟前。

自从这个朋友去世之后,我下定决心不再轻易倾心于人, 不再与人交往。
航海于人有益,但要小心狂风恶浪,
花儿令人赏心悦目,但刺儿会把人刺伤。
昨天我与挚友相聚还像孔雀一样得意,
如今像蛇一样辗转反侧, 挚友已经逝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