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沃伊Ali-Shir Nava’i (1441-1501)

察合台文学代表人,诗人,作家,政治家,画家,语言学家,神秘主义者

你的箭若断在我的心里,我用热血涂染,
就当它是羽毛,我用生命之弦将它紧拴。
你的朱唇美酒的热量会献給纯净的生命,
就如同你把救命水掺进它的里面。
这利箭时高时低燃起我心中的火焰,
我的心时而是柴,时而是泪永酒在其间。
我的心灵鸟儿是痛楚苦闷绿洲的孔雀,
把各色各样的花儿印在我的身躯上边。
鸽子晨风都到不了端这大阳的身旁,
心灵啊,向她尽情倾吐心中的悱恻缠绵,
你的想象印入我眼,为我的叹息不安,
这失意念头的大门我用睫毛紧关。
纳瓦依啊,痛哭控制不住我的悲叹呻吟,
啊,这是什么火,洪水浇灭它都很困难。

我从自己的嘴中松开你那红宝石般的嘴唇,
犹如死神降临时释放自己的灵魂。

爱情之火在熄灭,但痛楚之火像垃圾, 
将我身躯和土放在一起燃烧出了火焰。

纳沃伊好不容易拼凑好心灵的残骸,
可是你呀,淘气的人,又把它撕成碎块。

她看到自己留在我生命中的伤痕始知道爱
就如同看到标记认识了自己的奴隶一样

艾沙啊,珍惜你那能解除痛苦的呼吸,
治愈我的病有她刀伤处一滴血也就遂愿。

赫孜尔啊,救命水呀,别管我的性命,
对我而言永生就是殉情在恋人面前。

如果皇帝和尊严的王位在世界上崇高的话,
对我有不幸街头叫苦的尘埃也就如愿。

巴依们心中隐藏着为金钱愁闷的话,
我心中能保留爱火伤痕就意足心满。

《纳瓦木卡姆》序曲唱词

麦吉侬也不曾像我在灾难的荒漠中受此煎熬,
有谁曾像我这流浪汉在苦海中旋风般飞旋。
我的悲哀与忧愁犹如苦难的荒野无边无沿,
对我痴情和癫狂的嘲讽恍若大海狂澜。

世界将遗忘所有勇士,
遗忘凯撒、大汗和帝王,

但各族人民在歌颂爱情时,
对法尔哈德①将会一唱再唱!

①传说中的痴情人

《花儿与百灵》
这首诗用维语读时 横着读跟竖着读都是同句话 是正方形的诗 ​​​​

天空被火焰笼罩

天空被火焰笼罩——这不是闪电所致。
而是你明亮眼睛的反光——太阳怎能与它们相比?
犹如被雷电击中而烧成灰烬的小草,
我被爱情焚毁,我的心灵还在冒烟。
不要用你的手漫不经心地触击我胸口的创伤,
最好别企图用简单的棉线缝补我的心房。
用鞍带将我绑于马肚,我无法骑在马背上,
会丢掉脑袋,因为我觉得天旋地转。
若是我惹怒某人,致使他拔出刀剑,
那么就让这美好的凶手留在我的身边。
如果我在酒窖里突然停止心跳,
那么就用酒洗净我的身躯,用藤蔓将我裹绕。
别说纳沃伊舍弃了心中的爱恋, ——
丢开纯真的爱人——哪有清白可言?

吴笛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