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因卡Wole Soyinka (1934-1985)

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非洲作家

最初的白发

      雷雨之前的乌云,地狱油烟的发辫,
光亮的手指不能透过的地沥青

在我的头上一你们看,先生,——只 要…..

突然,像雨过天晴的小麦的幼芽,
像带着白蛉的长吸管的电闪,
像太阳底下狂热地聒噪的蝉鸣,——

      三根白发!三个胆怯的异乡人,
刺穿黑色的杯子,蛇一般袅绕,
只有放大镜才可见到,可是而后——而后

      它们占领了一切!就这样,快些,廉价的智慧之冬天,
抓住荣誉的强力,将夜的尖顶帽粘住发霉的光点!

      夜

夜,你的手多么沉重,按在我的眉头,
我没有水银一般的心灵,恰似云彩
敢于承受你精妙的压迫而带来的重量。

女人像蛤蜊。海面映着一轮新月,
我看见你嫉妒的目光扑灭了大海的
点点鬼火,在波涛永不停息的脉动中
跳荡。于是我静立,渐渐干涸,
仿佛沙粒似地,呈献出最后的
血液与泪水。夜,如同雨点一般
穿越繁茂湖湿的叶丛,
投下锯齿似的影子。然而,
我沐浴在斑斑驳驳的洞隙之中,
一任丰富的感觉充溢我,
将我藏起来,当夜的女儿在追逐嬉戏于这片土地,
我拒绝任何声响!而这些模糊的呼唤
依然会剥光我的衣服,让我一丝不挂,
在这夜的悄悄然的分娩时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