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露格•法罗赫扎德 Forough Farrokhzad ​​​​(1935-1967)

伊朗现代诗坛最杰出的女诗人,伊朗女性文学开创者,作品多富有哲理性和悲剧色彩。

囚鸟

我想你,但我知道我永远
不能将你拥抱在我心里。
你是清澈明亮的天空。
我,在这笼子一角,一只囚鸟。
在寒冷而黑暗的栅栏背后
是我面对你一脸惊愕的表情,
在我以为有一只手伸过来时
我可能会突然向你张开翅膀。
我以为在某个疏忽的时刻
我也许会飞出这无声的牢笼,
到你的身边开始新的生活,
我的看守满眼都是嘲笑的眼神。
我想着这些事情,但我知道
我不能,不敢离开这牢笼。
即使看守愿意,也没有
让我飞行的空气或微风。
在栅栏背后,每个明媚的早晨
一个孩子的脸在朝我微笑;
当我唱起一支欢乐的歌曲,
他的嘴唇便凑近来给我一个吻。
噢,天空,如果有一天我想
飞出这无声的牢笼,
向那孩子哭泣的双眼我该怎么说:
忘了我,因为我是一只囚鸟?
我就是那,燃烧着她的心
照亮一片废墟的蜡烛。
如果我选择无声的黑暗,
我将给废墟带来一只巢。

我想你,但我知道我永远
不能将你拥抱在我心里。
你是清澈明亮的天空。
我,在这笼子一角,一只囚鸟。
在寒冷而黑暗的栅栏背后
是我面对你一脸惊愕的表情,
在我以为有一只手伸过来时
我可能会突然向你张开翅膀。
我以为在某个疏忽的时刻
我也许会飞出这无声的牢笼,
到你的身边开始新的生活,
我的看守满眼都是嘲笑的眼神。
我想着这些事情,但我知道
我不能,不敢离开这牢笼。
即使看守愿意,也没有
让我飞行的空气或微风。
在栅栏背后,每个明媚的早晨
一个孩子的脸在朝我微笑;
当我唱起一支欢乐的歌曲,
他的嘴唇便凑近来给我一个吻。
噢,天空,如果有一天我想
飞出这无声的牢笼,
向那孩子哭泣的双眼我该怎么说:
忘了我,因为我是一只囚鸟?
我就是那,燃烧着她的心
照亮一片废墟的蜡烛。
如果我选择无声的黑暗,
我将给废墟带来一只巢。

李以亮 译

结合

他睫毛铺展的浓密阴影
似丝绸帘子的缨穗
在黑暗底部流动
在要求的长长的腿肌的延伸中
那痉挛,那欲夺性命地痉挛
直到我消失的尽头

我看见我解脱了
我看见我解脱了

我看见我的身体的皮肤因爱情的膨胀而绽裂
我看见我灼烫的体积
慢慢融化成水
倾洒,倾洒,倾洒
在月亮,月亮停在水洼,昏暗的倒影月亮

我们相拥而泣
在相拥中疯狂地享受
结合之不可靠的所有瞬间

穆宏燕译

我们疯狂地居住于彼此体内。

出自她拍的电影《房屋是黑的》 ​​​​

“在没有文字的沙漠中去听火的起源,听哀伤者的歌声。他们举手向苍穹,他们说:哎,我的伤口已经没有了感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