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克尼·巴东布赫Sangguni Batongbuhay

菲律宾的圣诞节

不要以为只有富人才有圣诞节:
 欢乐的晚会,芳香的松树上缀者纸彩,
 挂满礼物,每个人都高兴,大量的
 美酒和猪肉,孩子们快活得叫喊。

穷人也有小孩,也有圣诞树;
 在菲律宾,我们多数是穷汉。
 圣诞树是大家有份的,
 好像爱情,和人与人之间的兄弟般的友爱。

询问这个住在丹辘省草房子里的孩子吧,
 他和母亲、妹妹住在一起。
他们住在空无一物的矮桌旁边,
 在他们对面,坐着病魔和死神:
 这便是他们的圣诞晚会咧。

那小女孩已经不会笑了,因为
 笑使她咳呛,胸痛,
 病根已经深深地种在
 她的又圆又大的眼睛里。

在他们的草棚旁边有一棵烧焦的树。

妈妈,这是我们的圣诞树吗?
是的,孩子们,这是你们的圣诞树,
 (宪兵把你们的爸爸绑在这棵树上,因为他
 不肯说出同伴的姓名,于是他们烧这棵树;
 你们看树叶都焦黑了,树枝都死了)。

妈妈,为什么那兀鹰像石像似的
 站在烧焦的树枝上?
这是做梦吗?妈妈,为什么它们的眼睛
 死瞪者我们,尖锐的钩嘴对准我们?

我不知道,孩子们,我不是生来就恨人的,
 在我眼看你们爸爸被杀以前,
 我从来不恨任何人。
这不过是一场恶梦,孩子们,不要惊慌吧。

我们要不要在这圣诞树下,
 打开礼物的纸包?

绸带多么鲜红,妈妈,好像血一样鲜红,
 绑在我们的圣诞礼物的纸包上!
妈妈,谁送给我们这些礼物?

轻些,孩子们,这些是有钱的美国人送来的,
 这些是玛拉冈那宫[1]送来的,
现在你们把它打开吧!
瞧,妈妈,我的包裹——一只褐色的
小鸟儿!害肺痨病死的小鸟儿,
你疯了,哪有这种东西!
璜宁,那么你得的是什么呢?
软骨病,妈妈,玛琳得肺痨病,我得软骨病。

妈妈,那么你的漂亮的纸包里是什么呢?

什么,妈妈,你哭了,你得到的是眼泪吗?

[1] 玛拉冈那宫:冷战时期菲律宾前总统曼努埃尔·罗哈斯的总统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