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德尔·夏克尔·塞亚卜Badr Shakir Al-Sayyab (1926-1964)

20世纪阿拉伯文学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Badr Shakir Al-Sayyab(1926-1964),伊拉克民族诗人和左派政治评论家,40年代阿拉伯自由诗先锋,其风格深深影响了Mahmoud Darwish,该诗写于诗人1960年回到英治伊拉克后目睹人民的悲惨遭遇

雨歌

滴,答… 雨呀,在雨中
伊拉克有一天会鲜花盛开
我对着海湾呼喊:“海湾啊!
珍珠,贝壳和死亡的赐予者!”
回声响应,
有如在悲泣:
“海湾呀,
贝壳和死亡的赐予者!”
遍布在沙滩上的它的丰富的礼物当中
海湾撒满了泡沫和贝壳
和凄惨溺毙的移民骨骸
永远畅饮死亡

从海湾深渊中来,从沉默海底中来,
在伊拉克,有成百上千的巨蛇饮着琼浆
那来自幼发拉底河用露水滋润着的花蕊中
我听到回声
在海湾叮叮当当响
“雨…
滴,答,雨…
滴,答。”
在每一滴雨中都有
一颗来自花种的红色或黄色花苞。
饥饿赤裸的人民的每一滴眼泪
和奴隶们每一颗滴落的鲜血
有一个对着新的黎明的微笑
一个在新生儿的唇下泛玫瑰色的乳头
在明天的年轻世界中,带来生活
倾盆大雨还在下着。

翻译出自台湾独立作家-秀威出版的《伊拉克现代诗100首》

那可就是爱情?

我所遭遇的,你是否称它为爱情?
是满怀希望的疯狂?还是柔情?
爱情是什么?哭泣,微笑?
还是灼热的两肋的颤动?当相会发生在
我俩的眼睛之间,我垂下头,带着思恋逃离
逃离不给我雨水的苍天,那又怎么办?
我走向它是为了求雨,如果得不到,那怎么办

仙女的眼睛,当它化为我酒中的阴影
杯盏立时干枯在我友人们的手里
根本不用她们以酒坛鼓励
酒杯啊,在你醉人的边缘,准备好一块空地
终有一天,我俩的嘴唇,在那里相遇
颤抖地、火热地
疏远地……不过亲近的影子已弥漫在它的天地

我受伤的心多么希望你不曾响应
无论从远方,还是近处来的爱情
啊,但愿在与我相遇之前,你不认识,任何情人!
哪张嘴曾经触及过这丹唇
把他的哀愁倾诉成一声叹息……一声叹息?
可是我不懂我提问的意义,它正把她的爱探寻
那是否就是一点她的爱情,啊,她的爱情?

我嫉妒那欢乐的光线
它几乎,由于相遇的事情,而溶化
在放宽了秀发的紧束的彩带里
处女般的天空时而、时而地从彩带的颜色里
只赐给眼睛紫红的色彩
但愿我的心是这被囚禁的光线中的一缕
请告诉我,这一切可就是爱情?

郭黎 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