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米Mewlana Jalaluddin Rumi (1207-1273)

如果有人问你
我们所有的性欲
都被完全满足
那会怎样?
你就抬起你的脸
然后说
就这样

当有人谈论夜空的美妙
你就爬上屋顶舞蹈
然后说
就这样?

如果有人想要知道什么是“灵魂”
或者“神的芬芳”有何含义
将你的头靠近他或她
让你的脸贴得很近
就这样

当有人引用古诗的意境:
浮云渐渐遮住月亮
你就一节一节缓缓解开
你的长袍
就这样?

如果有人怀疑耶稣如何让死人复活
不要尝试解释神迹
你就亲吻我的双唇
就这样,就这样

如果有人问
“为爱而死”是什么意思
你就指指这里

如果有人问我有多高
你要皱起眉头
用你的手指丈量
你额头皱纹的间距
这么高

灵魂有时离开身体
然后返回
如果有人不信
你就回到我的房间
就这样

我是灵魂居住的天空
凝视这越来越深的湛蓝
这时,微风在述说一个秘密
就这样

当有人问有什么事要做
你就点亮他手中的蜡烛
就这样

约瑟的香味如何被雅各闻到?
呼——*

雅各如何复明?
呼——

一阵风儿扫净眼睛
就这样

当沙姆士**从大不里士回来
他就会把头靠在门边
把我们吓一跳
就这样

*Huuuu:在阿拉伯语中,代名词“呼”指代真主。
**大不里士的沙姆士(Shams of Tabriz):是一个苦修僧人,鲁米的老师、挚友。鲁米从他那里学会了直接体验真主,并成为神秘主义诗人。大不里士:伊朗西北部城市;沙姆士:在波斯语中是太阳的意思。故诗中的“大不里士的太阳”有双重含义。

灵魂献给真主好不好?
好,但献给Shams更好。

太阳回头注视他们,又扭过脸对着天堂,但地上的光亮都来源于它。
太阳冲莫拉维①转过了脸,因为莫拉维的面容正转向太阳。
指鲁米
Shams-i Tabriz《我和鲁米》

莫拉维是美的极致,但我美丑兼而有之。他只看到我的美丽,却无视我的丑陋。这时我不再做伪君子了。当他看到我完全的面貌,他一定会觉得我丑陋。
《我和鲁米》Shams-i Tabriz ​​​​

怀着这样的爱,

我怎会只看到你的世界,

而看不到你?

我要成为你赤足走过的地方,也许在你迈步以前,你会看看地上。

在我耳边,除了你的声音,我什么也听不见。

心儿已经夺走了我的口才

爱写下透明的字句,所以

在空白的书页上,我的灵魂就能阅读和回忆。

狩猎

爱人来了,爱人来了!
为他开道!

他在寻找一颗心,
让我们给他显示一个。

我尖叫着:
“我就是你所狩猎的目标!”

他笑着说:
“我不是来猎取你,而是来搭救你。”

一个爱人问被他爱的人:
你爱你自己胜于爱我吗?

被爱的人回答说:
对我自己我已经死了,
我活着是为了你。

对我自己和我的属性而言,
我已经消失了。
我存在着只是为了你。

我已经忘记了所有我学过的,
但是通过知道你,
我已成为了一个学者。

我已失去了我的所有力量,
但是由于你的权利,
我又是一个能手。

如果我爱我自己,
那是我爱你;
如果我爱你,
那是我爱我自己。

当我死后
当我的棺材
被带走后
你千万不要觉得
我怀念这个世界

不要流一滴眼泪
不要悼念
或感到悲痛
我没有在
堕入恶魔的深渊

当你看见
我的尸体被抬起
不要为我的离去而流泪
我没有离开
我到达了永恒爱情之地

当你把我抛在
墓中而离去
不要说再见
记住坟墓只是
一片帷幕
掩起了背后的天堂

你将只看见我
在坟墓中衰败
现在看着我升腾
那不意味着结束
当太阳下山时
或当月亮消逝时

那看上去像是终结
那看上去像是落日
但是实际上 那只是黎明
当坟墓把你锁住时
你的灵魂会被解放

你从未见过
一颗落入土中的种子
没有长出新生命
那你为什么要怀疑
一颗名为人类的种子的蓬勃

你从未见过
一个放入水井的桶
空着回来
那为什么要悼念灵魂
当它可以回归时
就像水井中的约瑟

当最后一次
你闭上口
你的话语和灵魂
将会属于
没有空间与时间的世界

向爱而死

死亡!死亡,
在爱中死亡!
如果你在爱中而死,
你的灵魂将会获得再生。

死亡!死亡!
不要害怕
你所知的死亡;
如果你向世俗而死,
你将会变成永恒。

死亡!死亡!
割断那些
使得你对于世界迷恋的
锁链。

死亡!死亡!
为不死的而死,
你将成为永恒。

死亡!死亡!
走出这些乌云。
当你离开它们,
你将会成为灿烂的月亮。

死亡!死亡!
向那些世俗的挂念中的
喧嚣的噪音而死。
在爱的寂静中,
你将会找到生命的光点。

给你的礼物

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是那么艰难。
似乎什么都不合适。
为什么要送黄金给金矿,或水给海洋。
我想到的一切,都是像带着香料去东方。
给你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无济于事,因为你已拥有这些。
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面镜子。
看看你自己,记住我。

当我和你一起时,我们整夜醒着。
当你不在这里时,我无法入睡。

为这两种失眠感谢主吧!
也为它们之间的不同。

我们是镜子,也是镜中的容颜。 
我们品尝此刻,来自永生的味道, 
我们是苦痛,也是苦痛的救星。 
我们是甜蜜,清凉的水,也是泼水的罐子。

爱之春风吹拂时,
所有未死的枝条迎风起舞。

《偷走睡眠的人》,来自鲁米的爱情诗集《沙姆士·大不里士诗歌集》。

1.
入夜,但我辨不出夜与昼。
看到他太阳般的脸,我的夜如白昼般明亮。
哦夜,你暗,是你不懂他的光亮,
哦昼,去和他学发光是怎么回事。

2.
你说:“你好吗?  ”来,因为我像白昼一样欢欣。
就像白昼,我给自己画上句号,在喜悦中全新开始。
看到你火样的脸,我变成野芸香,
在你的火焰中燃烧,燃烧,燃得这般欢悦。

为爱而醉

为爱而醉。
因为你的爱,
我已失去了清醒;
因这爱的疯狂,
我已是一个醉汉。

在雾中,
对我自己而言我已经变成一个陌生人了;
我醉了,
找不到回家的路。

在这个花园里,
我只看到了你的脸;
从树木到花苞,
我吸入的只有你的芳香。

因爱的狂喜而醉倒,
我不再能够说出差别,
不再能够区别醉汉与酒,
不再能够区别爱人与被爱的人。

1.
“当他的双唇充满愤怒,
甜蜜的雨落进两个世界。
若你在心窝见到月亮,
请听我说,那是沙姆士·大不里士。”

2.
“你称他月亮——你错了。月亮怎比得上?
你称他国王——你错了。国王怎比得上?
你说了多少次,‘你起晚了’。
当太阳与我同在,时间还有什么意义?”

我不是基督教徒,不是犹太教徒,不是回教徒,
不是印度教徒,不是佛教徒,不是苏菲派的信徒。
我不属于任何宗教或文化体系。
我既非来自东方,亦非来自西方。
我既非来自海洋,亦非出自大地。
我非自然,非空灵,非由任何元素组成。
我既非此世界之一物,亦非彼世界之一物。
我非亚当夏娃之后裔,也无任何起源的故事可说。
我身处的是乌有之乡,
留下的是乌有之迹。
我既非灵魂,亦非肉体。
我属于被我爱的人,我看过两个世界合而为一。
这个合一的世界向正在呼吸的人类呼唤,
而且洞悉最初,最终,外在,内在。
声音和影像之间有一条通道,
资讯在其中流动。
在自律的沉默中,它开启;
在无根的对话中,它关闭。

苹果问橘子:“橘子,为什么你要皱眉?”
“为了不让那些想伤害我的人看出我的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