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oran Farrokhzad (1933-2016)

伊朗现代著名女性主义学者,作家、诗人、百科全书编辑,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后不断为女性的教育和社会地位奋斗。

伊朗的土地是泛一点红的砖色,在阳光灿烂时,细胞涌动地更激烈,当它们涌动时,爱就更富有激情,而当爱富有激情时,诗就出现了。

空想的灰色牢笼

他爱热娜吗?当然。也许比爱卡卡依更爱她。然而那可以冲毁他自己制造的虚幻壁垒的滔天洪水实在太可怕了,他试图在路上筑起一道堤坝,以躲避那洪水。
晚上,当他睡在热娜身边, 听着她的呼吸声,发现自己是被她捆住手脚的俘虏。他如此地害怕,以致想早晨就把她带去公证所,把自己从那充满诱惑的女人捆绑住他手脚的绳索下解救出来。每天清晨离开家的时候,就希望傍晚回家,不再看到热娜在家中… 忧郁伤心地离去…

他不时听到他内心深处升起的伴着哭泣的呻吟声,仿佛失去了一种至爱的东西…就像失去卡卡依和热娜一样!…
半夜,松鼠爬进了棚屋内,哈克萨尔醒着却什么也没说,松鼠在它以往的地方,在哈克萨尔身边躺下来。哈克萨尔的心情就像自己的情人跟别的男人跑了又重新回来一样。
“不知羞…孽种,还一点不觉惭愧…”
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的声音,他百般努力也无法把那声音在内心熄灭。他那认为的虚假的性情坍塌了,内心隐秘的性情苏醒了,他想尽办法也无法把她赶回它长期以来的禁锢之地… 清晨,小松鼠又一次在母松鼠充满诱惑的声音中跑了出去,哈克萨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就像一个被打败的英雄大声恸哭起来… 从小区清洁工把卡卡依放在垃圾车上运走那天,直到今天,直到这一刻,他从未因面对现实而如此震动,如此痛苦地哭泣。
“该死的,一闻到母松鼠的气味就丢下一切跑了。正是因为这种事情,我整个一生都在逃避一切东西…”

穆宏燕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