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

[新王国]一首情诗

我爱你,度过了整个白昼
在漫漫黑夜中
忍受着漫长的分离
独自挥霍这些时光 
辗转反侧,睁眼直至黎明
与你相聚的夜晚
热恋的念头在我心中生长。你的声音有什么魔力
让我的肉体如此战栗歌唱,让我的四肢困乏无力,在没有你的床榻上?
因此我恳求黑暗
你去哪了,我的爱人?为什么离开她
哪怕她的爱可以一步步满足你的欲望 
没有爱语应答。我意识到 
我有多孤独啊。

[中王朝]一个人与灵魂的辩论

一个 人渴望死亡,令人讨厌的是,他的灵魂威胁着要离开他。那人就说道:

面今死亡在我的面前,
像一条踩平了的道路,
像一个战后返家的人。

而今死亡在我的面前,
像明澈的天空一样,
像一个人大彻大悟的那种时候。

而今死亡在我的面前,
像一个渴望重见家园的人,
在他已被监禁多年以后。

伊浦味箴言

作者描述了中王国末期(约公元前18世纪中叶)一次贫民和奴隶大起义的情景。

真的,贫民已变成财富的所有者,而不能为他自己制作便鞋的人现在是财宝的占有者。
真的,国家像陶轮一样翻转过来;强盗是财宝的占有者而[富人则变成了 ()]抢劫者。
真的,议事室的法律被抛出;真的,在公共场所,人们在它们上面践踏,而贫民则把它们撕碎在街上。
真的,大议事室是人民大众常来场所,而贫民来往于大宫之中。
看啊,国家的长官被驱逐,遍及各地;<……>从王宫中被赶走。
看啊,财富的所有者现在渴望过夜,而从前为他自己乞求渣滓的人现在是碗盘丰盛的所有者。
看啊,袍服的所有者现在衣着褴褛,而不能为他自己穿戴的人现在是精细亚麻布的所有者。
看啊,服侍的人们已变成了管家的主人,而先前曾是信差的人现在却有东西送人。

在拉美西斯三世即为29年时,工人因两个月没有领到口粮而聚集到图特摩斯三世的祭庙旁,拒绝离开除非官员以国王发誓给他们发放口粮。第三天他们进入了拉美西斯二世的祭庙也是粮仓,终于领到了一个月的粮食。仅仅过了八天他们就领到了第二个月的工资。两周后他们又没有收到应有的,于是又聚集起来,指责监管的贪污。长官吓跑了,只给他们留了如下言语:

现在,照你们所说,“不要夺我们的口粮!”我升迁难道是为了剥夺你们的口粮吗?就算我不给你们机会,对我又有什么损害?不巧粮仓里什么也没有。我会把我找到的给你们。

后来也常常有此等起义和抱怨记载,比如:

“法老没给我们该付的,我们又累又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