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梅尔·卡达莱Ismail Kadare (1936-)

一部描写15世纪奥斯曼帝国攻陷阿尔巴尼亚的历史小说

雨鼓

加尼沙里新兵又一次想要哭泣。他几乎扑倒在萨德丹的手臂上,问道:“燕巢会变成什么样?”这个微曲的黑色旋涡,此刻吸噬着他的所有思想。 
  “无动于衷。”萨德丹嘴贴着加尼沙里新兵的耳朵说道。 
“什么?” 
“习俗的替换……慢慢地,年复一年,他们的传统会像苹果树的花一样凋落。他们会适应我们的习俗,他们如此习惯,如果哪一天,真主不允许了,我们离开了这些地方,他们也会很难与这些习俗割裂。”

黎明时分,大地开始颤动,仿佛那些被活埋在坑道里的人排着队从洞里爬出来,满身都是泥土。要四十天之后,然后再过四十天,然后还要过四十个礼拜,大地才能恢复一点平静。因为,大地需要的时间比人更久,它需要四十年才能恢复它的宁静。”

不过,我已经对你说过了,切雷比,如果我们不能在第一场战役中告捷,那在第二场战役中就要用两倍的力量才能成功,第三次就需要三倍的力量,以此类推。如果他们得到喘息的机会,之后就很难把他们消灭了。他们将习惯于被围困,习惯饥饿、焦渴、屠杀和警报。而与此同时,他们的孩子会在战场上出生。更糟糕的是,他们会习惯死亡。死亡就像一头被驯服的野兽,再不能令他们恐惧。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我们征服了他们,我们也永远不能令他们臣服。攻打他们,无情地袭击他们,用我们浩浩荡荡的大军去包围他们却不能把他们打垮,其实我们在无意间反而成就了他们。

The General of the Dead Army

在战争时期总是很难分辨:什么是悲剧,什么是喜剧,什么是英雄壮举,什么是忧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