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易卜拉欣.胡里

东方舞姬

他用那双仁慈的双手把我抱到床上,跪在我面前,凝视着我。我穿着那件由丝窗帘做的结婚礼服,显得分外纯洁美丽。他情不自禁地对我说:
“你要我和你结婚,现在就把我当成你的丈夫吧!”
我不悦地说:
“你还没有和我公开结合,我怎么能把你当成我的丈夫?
“每个人在婚姻上都有特殊的办法,我也有我的办法。”
“你的办法是什么?”
“我按爱情法和你结婚。”
“但是法律不承认你的爱情法。”
他理直气壮地说:
“法律的制定是为了人类的幸福,它无法禁止我的幸福。”
我反问他:
“那人们为何要按法律手续结婚,并且由宗教人士、公证人和政府官员进行监督呢?”
“这一方面为了保护人类婚姻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也为了说明男女之间的性关系。”
我追问他:
“在宗教人土的祝福下,情人成为夫妻;在爱情的祝福下,两人通奸。哪一种更高贵?”
他却反问我:
“那么在你眼光里,哪种更有力?是宗教人士,还是爱情?”

“宗教人士祝福的婚期是合法的,而不通过婚姻的爱情是非法的。是合法有力,还是非法有力?”
他却滔滔不绝地说:
“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合法的东西成为非法的,又有多少非法的东西成为合法的啊!两个可怜的相互仇视的不幸夫妻在法律上是合法的……而两个相互了解、相互爱戴的幸福恋人在法律目光中却是非法的……哪一种更合法?哪一种更非法?”
我插嘴道:  “难道两人结婚,获得幸福, 就不理智吗?”
他仍在发表他那带哲学意味的宏论:
“当然不。但是在这么多夫妻中,真正爱人的比例究竟是多少? ……十分之一、十分之二、 十分之三,其他人要么是正常夫妻,要么是勉强夫妻,要么是叛逆夫妻。我不喜欢在婚姻中成为一名普通丈夫、勉强丈夫或叛逆丈夫。所以我拒绝按正常法律手续娶你,我愿意按我的特殊方法娶你。”
“但是在人们面前,我怎么解释我和你的关系呢?”
“你对那些爱在爱情问题上发议论的人说,爱情就是这样的……如果我们恋爱了,我们不能结婚,那么请原谅我们,我们有自己的观点!”
我为巴席姆从阿卜杜.瓦哈卜和小艾赫塔勒的诗歌中撷取的句子笑了。
我戏谑地说: 
“但是你不要忘了,艾赫塔勒说过:你难道想用爱情来杀死我?”
“我用爱情来杀你比用婚姻杀你更伟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