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扎米Nezami (1141-1209)

内扎米是波斯叙事诗的高峰,代表作为《五卷书》,《蕾莉和马杰农》即为其中一卷,取材于阿拉伯的经典爱情悲剧。

霍斯陆与席琳

国王听到人们的碎语闲言,
忙下令召石匠立即上殿。
见面便问:“你来自何方?”
他答道:“我来自爱情之乡。”
国王问:“那里的百姓以何为生?”
他答道,“买进忧愁,卖出性命。”
国王说:“出卖性命,违情背理。”
他说道:“有情人的本色,何必惊异。”
国王问:“有情人卖命,心甘情愿?”
他答道:“心甘情愿,奉献生命毫无怨言。”
国王问:“你如何看待西琳的爱情?”
他答道:“她的爱情胜过我宝贵的生命。”
国王问:“你可像梦中望月,夜夜与她相见?”
他答道:“入梦定然相见,但哪夜我能合眼?”
国王问:“你的心何时才摆脱这爱情的羁绊?”
他答道:“要到我生命终结,在地底长眠。”
国王问:“你该做什么呢,若漫步在她的庭院?”
他答道:“我会伏身叩首,拜倒在她面前。”
国王问:“如若她刺伤你的眼,你该怎么办?”
他答道:“我会立即献上另一只未伤的眼。”
国王间:“如若有人把她夺走你该怎么办?”
他答道:“即便此人是顽石我也要用铁锤把他砸烂!”
国王问:“如果你与她无法接近,无缘见面怎么办?”
他答道:“皎月在天边依然可以观看。”
国王说:“远处赏月总觉意犹未尽。”
他说道:“遥望明月更能温暖有情人的心。”
国王问:“如若她要求你的一切归她所有?”
他答道:“为此,我已三番五次向真主恳求。”
国王问:“如若她竞然要你的头颅?”
他答道:“我便立即奉献,毫不踌踏。”
国王说:“你要从心里抛弃对她的爱情。”
他答道:“有情人岂能对爱情不忠。”
国王说:“此事本属荒唐,你应退步抽身。”
他答道;“说什么退步抽身,我生来不是这样的人。”
国王说:“你要克制忍耐,虽然痛苦!”
他答道:“生命不惜,讲忍耐有什么用处?”
国王说:“遇事忍耐不会感到难堪。”
他说道:“有心才能忍耐,我的心已不在胸间!”
国王说:“你的一生完全毁于爱情。”
他说道:“对我,有什么事业比爱情更重?”
国王问:“只需把她记在心中,何必为她牺牲性命?’
他答道:“失去情人,我便有命无心,有心无命。”
国王问:“你只为她忧伤,又对什么畏惧?”
他答道:“怕就怕与她痛苦地分离。”
国王问:“你可需要一个情妇好陪伴?”
他答道:“或许需要,当我不在人间。”
    国王说:“从此心中不要再想西琳的爱情!”
他答道:“没有她的爱情哪还有我的生命。”
国王说:“她早已属于我,从此别再思念西琳。”
他答道:“这怎么可能呢,法尔哈德对西琳一往情深。”
国王问:“如若我望她的面庞,你该怎么办?”
他答道;“我焦心的长叹会使世界化为飞烟。”
至此,霍斯陆已词穷计拙,
只好不再继续把他逼迫。

蕾莉和马杰农

马杰农意为蕾莉的疯子。

一天,终于来到了麦加圣地,
求主保佑,内心无限焦急;
他们来到天房之下稍事逗留,
父亲深情地拉住儿子的手。
对他说:“孩子,这可不是儿戏之地,
要祈求真主佑助,快上前去。
你要伸手抓住圣殿的门环,
靠真主使你摆脱忧愁灾难。
你要说;“让我得到解脱吧,
真主,使我摆脱非份之想,踏上征途。
主啊,请你见怜,施惠于我,
把我从这迷误中开导解脱。
早日救我,我陷入受情的苦楚,
助我抛弃这折磨人的痴心情愫。”
马杰农一听父亲说到爱情,
本来悲痛落泪,现在却大笑出声。
他的身体象蛇一样左曲右转,
一把手抓住圣殿的门环。
他开口诉说,手还未放下门环:
“如今我就象这门环不得伸展。
把我锁得紧紧的是爱情之环,
愿爱情之环永远垂在我耳畔。
人们劝我斩断这情思缕缕,
斩断情丝表达对主的真心诚意。
但是,我却从爱情中汲取了力量,
失却爱情我就将魂飞命丧。
我的生命全靠爱情滋养,
没有爱情我就会运败身亡。
一一个人的心中如若没有爱情,
一定会充满潮水般的悲痛莫名。
主啊,你这天地间万物的主宰,
主啊,你这寰宇内至善的神明,
请让我爱得更加深沉,爱得发狂,
我若不免一死,请让她长留世上。
请施恩于我,赐我一分爱的光明,
不要抹去我眉上的焦色,心中的爱情。
我饮下爱情之清,心醉头昏。
请让我爱得更加炽烈深沉。
人们劝我从爱的痛苦中摆脱,
从此不要再受蕾莉的折磨。
万物之主啊,请让我对蓄莉,
每刻每时都加深自已的情意。
请减去我的冥冥中注定的寿延,
用那寿命把她的阳寿增添。
我虽瘦如她的发丝,形体枯槁,
请保佑她的秀发一丝也不要脱掉。
我心中充满因她引起的忧愁,
愿这忧愁片刻不离我的心头。
她若是美酒,让她永远盛在我这杯子,
她若是金币,币面上永刻着我的名字。
我愿献出生命,为了她美丽的容颜,
我日日愁肠百结,但我心甘情愿。
对她的爱象烛火一样把我烧透,
我这颗心片刻也不愿摆脱这种忧愁。
我心中的爱情一分也不愿消减,
我衷心盼望这爱情百倍地增添。”
父亲在旁谛听,认真留意,
听他这番言词,缄默不语。
这时才明白他已心不由己,
患的是心病,无药能医。

当他们父子问到自己的家,
父亲告诉亲人他说了什么话,
父亲说;“这受束缚的人打破了约束,
抓住圣殿的门环把心事倾诉。
我听到他当时哺哺自语,
低声祈祷把我的激情唤起。
我还以为他读的是祈祷的经文,
祈求真主佑助不再对蕾莉倾心。
哪知他说的都是一番昏话,
一边赞扬蕾莉,一边把自己责骂。”

咏暮年

我带着人间的累累罪恶,
即将进入地狱服刑;
地狱里的魑魅魍魉,
也会对我冷落讥讽。

地狱里的炎炎热火,
将炙烤我的体魄魂灵——
折磨我这弯曲的“树身”,
惩罚我这叛逆的个性。

苍天握着命运的巨笔
书写着每个人的一生;
然而它只记录人们的过错,
并不过问获得哪些成功。

我流尽后悔的泪水,
希望把过错洗涮干净;
然而,这怎么可能?
意愿虽好,苍天却不赞同。

显然,正确的又是苍天,
而我又悖逆了它的律令;
苍天所记载的我的过错,
比我想象的更令人震惊。

张晖/译

凄冷之秋和蕾莉之死

为我描眉须用我情人身上的尘土,
覆盖我的尸体须用我情人的衣物。
请用眼泪做成的花露濡湿我的发丝,
请用痛苦做成的香料熏染我的尸体。
要用黄花做我尸骨的防腐剂,
代替樟脑的,须是冰冷的叹息。
请用鲜血染红我的寿衣,
要使色彩明艳如举办婚礼。
应把我打扮得犹如新娘,
然后再放进墓穴埋葬。
并请通知我那流离失所的情郎,
我已告别人间,远离家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借助 WordPress.com 创建您的网站
从这里开始
%d 博主赞过: